勵士第六

  武侯問曰:“嚴刑明賞,足以勝乎?”起對曰:“嚴明之事,臣不能悉,雖然,非所恃也。夫發號布令而人樂聞,興師動眾而人樂戰,交兵接刃而人樂死,此三者,人主之所恃也。”
  武侯曰:“致之奈何?”對曰:“君舉有功而進饗之,無功而勵之。”于是武侯設坐廟廷,為三行饗士大夫。上功坐前行,肴席,兼重器上牢;次功坐中行,肴席,器差減;無功坐后行,肴席無重器。饗畢而出,又頒賜有功者父母妻子于廟門外,亦以功為差。有死事之家,歲被使者勞賜其父母,著不忘于心。行之三年,秦人興師,臨于西河,魏士聞之,不待吏令,介胄而奮擊之者以萬數。
  武侯召吳起而謂曰:“子前日之教行矣。”起對曰:“臣聞人有短長,氣有盛衰。君試發無功者五萬人,臣請率以當之脫其不勝,取笑于諸侯,失權于天下矣。今使一死賊伏于曠野,千人追之,莫不梟視狼顧。何者?忌其暴起害己也。是以一人投命,足懼千夫。今臣以五萬之眾為一死賊,率以討之,固難敵矣。”
  于是武侯從之,兼車五百乘,騎三千匹,而破秦五十萬眾,此勵土之功也。先戰一日,吳起令三軍曰;“諸吏士當從,受馳車、騎與徒,若車不得車,騎不得騎,徒不得徒,雖破軍,皆無功。”故戰之日,其令不煩而威鎮天下。


譯文:
  武侯問道:“賞罰嚴明就足以打勝仗了嗎?”吳起答:“賞罰嚴明這件事,我不能詳盡地說明,雖然這很重要,但不能完全依靠它。發號施令,人們樂于聽從,出兵打仗,人們樂于參戰,沖鋒陷陣,人們樂于效死。這三點,才是君主所應該依靠的。”
  武侯說:“怎樣才能做到呢?”吳起答:“您選拔有功人員,舉行盛大宴會款待他們,這對無功的人也是一種勉勵。”于是武侯設席于祖廟,分三排坐位宴請士大夫。立上等功的坐前排,用上等酒席和珍貴餐具,豬、牛、羊三杜俱全。二等功的坐中排,酒席、餐具較為差些。沒有功的坐后排,只有酒席,沒有貴重餐·具。宴后出來,又在廟門外賞賜有功人員的父母妻子,也按功勞大小而分差列。對于死難將士的家屬,每年派人慰問、賞賜他們的父母,表示心里沒有志記他們。這個辦法實行了三年之后,泰國出兵到達魏國的西河邊境,魏國的士卒聽到這一消息,不待官吏的命令,就自動穿戴盔甲奮勇抗敵的數以萬計。
  于是武侯召見吳起說:“您以前教我的辦法,現在見到成效了。”吳起說:“我聽說人有短處有長處,士氣也有盛有衰。您不妨試派五萬名沒有立過功的人,讓我率領去抵擋泰軍,如果不勝,就會被諸侯譏笑,喪失權威于天下了。[但這是不會發生的。所以我敢去嘗試。]譬如現在有一個犯了死罪的盜賊,隱伏在荒郊曠野,派一千人去追捕他,沒有一個不瞻前顧后的。這是為什么呢?是怕他突然跳出來傷害了自己。所以一個人拼命,足使千人畏懼。現在我這五萬人都象那個盜賊一樣,率領他們去征討敵人,敵人就很難抵擋了。”
  于是武侯采納了吳起的意見,并加派戰車五百輛,戰馬三十匹,大破泰軍五十萬人。這就是激勵士氣的效果。在作戰的前一天,吳起命令三軍說:“眾吏士應當聽從命令去和敵人戰斗,無論車兵、騎兵和步兵,如果車兵不能繳獲敵人的戰車,騎兵不能俘獲敵人的騎兵,步兵不能俘獲敵人的步兵,即使打敗敵人,都不算有功。”所以作戰的那天,他的號令不多,卻戰果輝煌,威震天下。 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新濠天地 版權所有

粉红女郎APP